茗彩

  • <tr id='p2Dyd3'><strong id='p2Dyd3'></strong><small id='p2Dyd3'></small><button id='p2Dyd3'></button><li id='p2Dyd3'><noscript id='p2Dyd3'><big id='p2Dyd3'></big><dt id='p2Dyd3'></dt></noscript></li></tr><ol id='p2Dyd3'><option id='p2Dyd3'><table id='p2Dyd3'><blockquote id='p2Dyd3'><tbody id='p2Dyd3'></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p2Dyd3'></u><kbd id='p2Dyd3'><kbd id='p2Dyd3'></kbd></kbd>

    <code id='p2Dyd3'><strong id='p2Dyd3'></strong></code>

    <fieldset id='p2Dyd3'></fieldset>
          <span id='p2Dyd3'></span>

              <ins id='p2Dyd3'></ins>
              <acronym id='p2Dyd3'><em id='p2Dyd3'></em><td id='p2Dyd3'><div id='p2Dyd3'></div></td></acronym><address id='p2Dyd3'><big id='p2Dyd3'><big id='p2Dyd3'></big><legend id='p2Dyd3'></legend></big></address>

              <i id='p2Dyd3'><div id='p2Dyd3'><ins id='p2Dyd3'></ins></div></i>
              <i id='p2Dyd3'></i>
            1. <dl id='p2Dyd3'></dl>
              1. <blockquote id='p2Dyd3'><q id='p2Dyd3'><noscript id='p2Dyd3'></noscript><dt id='p2Dyd3'></dt></q></blockquote><noframes id='p2Dyd3'><i id='p2Dyd3'></i>

                存儲,江湖 - 記録中國半導體存儲産業

                2020-11-20 15:49:00
                技術管理員
                原創
                991

                病毒如刀,以大地爲砧闆,視衆生爲魚肉。滿城飄雨,將蒼穹作源泉,洗萬物以淒冷。雨將住,一輛滿載濕化學品的貨車自北而來,徑直開入瞭長江存儲的廠區,滾動的車輪碾起瞭地上的積水,也略微打破瞭封城後的冷清。 是的,卽使在這樣特彆的日子裡,長江存儲仍然是24小時不間斷的生産,她身上所背負的不止是武漢這箇城市的倔強,也是中國存儲産業的希望。

                記得2016年春節⌒ 過後,武漢曾吸引瞭全球半導體從業者的目光,長江存儲啟動建設,投資240億美金,誓做中國NAND産業的急先鋒。

                2020年的春節,武漢再次吸引瞭全球的目光,但這次這箇英雄的城市正在承受建國以來最大的危機。

                在這箇特殊的時刻,就寫一寫中國的存儲産業吧。

                1. 存儲☆器的重要性和半導體存儲産業格局

                自從馮諾伊曼1946年提齣瞭存儲程序原理,存儲就成爲任何電子繫統中必不可少的組成部分。從磁存儲,光存儲等一▼路髮展至今,半導體存儲已經成爲目前主流存儲介質,存儲器也逐漸成爲全球半導體市場“三分天下有其一”的霸主地位:2018年全球半導體市場爲4767億美金,其中存儲器爲1631億美金。

                圖: 馮諾伊曼架構

                半導體存儲的種類也很多,EEPROM,NOR Flash, NAND Flash, SRAM, DRAM還有RRAM/MRAM等各種新型存儲,但以〗技術髮展速度和市場容量來看,DRAM和NAND Flash無疑是半導體存儲領域的重中之重。

                衕時,用DRAM和NAND Flash芯片搭配不衕的存儲控製器芯片可以呈現齣多種多樣的存儲△終端形態。

                圖: 不衕的存儲終端形態

                半導體存儲的髮展不過幾十年時間,從整箇存儲産業來看,整箇産業鏈目前逐漸分爲三箇大的産業環節,分彆是:DRAM/NAND Flash存儲芯片(顆粒),存儲控製器芯片以及存儲模組/産品,雖然國內廠商在三箇環節都在奮起直追,但目前看佔據市場壟斷地位的仍是國際大公司。

                圖: 存儲産◎業鏈分工

                2. 國際半導體存儲器市場變遷

                一直以來,這】箇領域一直是美日韓玩傢的天下,兜兜轉轉,起起伏伏,存儲器玩傢從80年代的40-50傢,逐漸減少到目前的箇位 數,分彆是:韓國 三星 (DRAM和NAND Flash),韓國海力士(DRAM/NAND Flash),美國鎂光(DRAM/NAND Flash),美國 Intel (NAND Flash),美國西數(NAND Flash),日本 東芝 (NAND Flash)。

                逐漸的,存儲器市場開始有瞭陣營,有瞭派繫,也形成瞭江湖,數十年的殘酷鬥爭讓存儲這箇江湖留下瞭一段段傳説,一段段恩怨。

                上世紀八十年代,存儲器領域風ぷ起雲湧、新舊更替的年代。Intel在1969年髮明併開始量産全球第一款半導體存儲器,整箇70年代叱吒風雲。

                但日本半導體靠著國傢意誌的支持大力髮展半導體存儲業務,在八十年代初期就開始趕超美國:到瞭1981年,6 4K  DRAM時代,日本佔瞭56%,美國佔瞭44%;1985年,半導體存儲器的髮明者Intel在格魯夫的決策下開始放棄存儲器業務,全麵轉曏CPU業務,將DRAM的大餅拱手讓給瞭日本存儲器廠傢;也在那箇時候,閃存之父Fujio Masuoka博士在東芝工作時髮明瞭Flash存儲器,開啟瞭另一種半導體存儲器的研髮和産業化。

                1984年,三星半導體建成瞭第一箇存儲器工廠,批量生産64K DRAM,之後的數十年,三星靠著韓國∩舉國之力的支持以及自己獨特的“反週期 投資”策略,迅速成爲瞭半導體存儲領域的霸主,開啟瞭這箇半導體巨頭風光無限的數十年。

                隨著韓國半導體存儲器産業的興起,日本産業麵臨著巨大的壓力。1999年,日立、NEC、三菱電機的DRAM業務整閤成爲爾必達,希望可以█抱糰 取暖 麵對韓國玩傢的競爭。

                但隨著2008年金融◤危機的到來,三星再次祭起“反週期投資”這箇大殺器,讓爾必達在2012年宣佈破産,也標誌著日本全麵退齣DRAM産業,隻剩東芝在NAND Flash領域孤傢寡人。


                圖: 三星半導體華城工廠,存儲器業務大本營█

                半導體存儲是汪洋大海,“價格”經常掀起狂風巨浪。當然,價格除瞭正常的市場波動,也經常是被人操控的◣。三星、海力士、鎂光、東芝,多次被起訴操作市場價格,但這種鬆散的價格聯盟是不可靠的,也經常有“豬隊友“轉做“汙點證人”,曏市場承認一切。

                不管如何,在這片大海中,隻有嫻熟的水手操控着巨大的輪船纔能抵禦這箇風浪;在這片大海中,隻有成爲巨頭纔能夠生存。

                圖: 近些年半導體存儲價格的示意圖

                除瞭美日韓︻,在颱灣地區也流傳著很多關於半導體存儲器的傳説。頻臨破産的力晶靠著上世紀九十年代幫鎂光代工DRAM,扭虧爲盈,被傳爲神話。

                2003年成立的存儲主控廠商擎泰科技靠著Intel、三星的入股和支持,在存儲市場披荊斬棘,一躍成爲颱灣股王;但隨著三星大量轉□ 曏慧榮科技(SMI)的主控芯片,業務大幅受挫,最終在2016年大幅裁員併退齣存儲市場;存儲主控廠傢慧榮科技(SMI)和群聯△電子(Phison)近20年一直是最爲珍視的對手,相愛相殺,但近期慧榮科技總經理Wallace Kou在社交媒體放齣和群聯電子董事長KS Pan的閤影,據説握手言和……

                圖: 慧榮科技總經理Wallace Kou的社交媒體髮文

                3. 國內半導體存儲産業的髮展歷程

                雖然亞洲的鄰國們把半導體存儲器玩的爐火純青,我們卻好像一直沒摸到門路。

                在1990年代,日本NEC在中國大陸成立瞭兩傢閤資公司生産DRAM。1991年,NEC和首鋼閤資成立瞭首鋼NEC,1995年開始採用6英寸1.2微米工藝生産4M DRAM(後來陞級到16M),不過在經歷瞭1997年DRAM全球大跌價的“劫難”後,首鋼NEC便一蹶不振,陷入¤虧損境地,在2000年的增資擴股中,NEC穫得瞭50.3%的控股權,淪爲NEC在海外的一箇代工基地,退齣瞭DRAM産業。

                1997年,NEC和華虹集糰閤資成立華虹NEC,1999年9月開始採用8英寸0.35微米工藝技術生産當時主流的64M DRAM內存芯片,但在2001年後隨著NEC退齣DRAM市場,華虹開始轉型,於2004年開始晶圓代工,退齣瞭DRAM産業。

                NEC在中國的兩大DRAM閤資項目最終雖然以失敗告終,但是爲中國培養瞭第一批半導體存儲器製造人纔。

                進入21世紀,中芯國際2004年在北京建設中國大陸第一座12英寸晶圓廠(Fab4),2006年大規模量産80納米工藝,爲奇夢達、爾必達代工生♀産DRAM。

                2008年由於中芯國際業務調整,退齣瞭DRAM存儲器業務。到此中國大陸企業完全退齣瞭DRAM存儲器製造業務。我國市場化半導體存儲器産業的髮展從2000年左右纔剛剛開始,那時一批海外學子在國外學成、工作之後迴到國內,把半導體存儲的種子帶到中國市場生根髮芽。

                迴頭再看,不輪創業結局▓如何,這都是值得稱道的産業和創業者相互成就的過程。

                1999年,成曉華、鄧國順從新加坡迴到深圳,成立朗科科技,共衕研製齣世界第一款NAND Flash存儲盤,取名優盤,在全球開創瞭一箇嶄新的閃存盤行業;朗科也於2010年在深圳創業闆掛牌上市,應該是中國第一傢半導體存儲相關的上市公司,目前市值30億人民幣左右。成曉華也已離開朗科科技,成立瞭凱盈資本,專註創業投資。


                圖: 鄧國順與成曉華≡在上市答謝酒會

                衕樣在1999年,衕樣在深圳,蔡麗江、蔡華波這一對雙胞胎姐弟在華強北開始成立公司涉足存儲業務,因爲他們都屬龍,所以公司取名“江波龍”。

                從MASK ROM到優盤,從SD卡到eMMC,從 UFS到 SSD ,再到全資收購美國鎂光旂下Lexar品牌併在2019年穫得中國半導體大基金的投資,經過20年的髮展,“江波龍”的名頭在半導體存儲領域已經赫赫有名,不僅已㊣經成爲中國存儲模組領域毫無疑問的龍頭,也已經成爲一傢國際化的存儲品牌公司。

                圖: 江波龍中山存儲産業園開幕

                2003年,張華龍、畢磊從新加坡迴到深圳,成立芯邦科技,張華龍任CEO,畢磊任CTO,開髮齣極具競爭力的優盤控製器芯片,在中國迅速成爲優盤控製器市場第一名。但隨著2009年CTO畢磊的離開,芯邦的産品迭代再無驚喜。

                目前芯邦科技在新三闆掛牌,年銷售額已不到1億人民幣。2005年,清華畢業生硃一明、舒清明在中美尋求半導體存儲領域的創業機會卻到處碰壁,清華№校友薛軍爲二人奔走籌錢,在衆多清華校友中衆籌瞭92萬美金做瞭第一筆天使投資(包括北極光創始人鄧鋒的5萬美金),兆易創新成立。

                經過15年的髮展,兆易創新已經成爲全球NOR Flash前三名的供應商之一,目前在上海主闆上市,市值已破1000億人民幣。薛軍、鄧鋒等人當年的投資早已經穫得幾百倍的迴報。


                圖:硃一明與舒清明在車庫開始創業

                2017年10月13日,北極光創投創始人、董事總經理鄧鋒,把對兆易創新的天使投資所得全部股票,捐給清華大學,價值1100萬美元,在産業界一時傳爲佳話。

                鄧鋒迴應錶示:“這是清華校友互相支持的故事。當年想投兆易創新的基金很多,競爭很激烈,我和一明學弟説如果讓北極光投,我就把過去天使投資的所得全部捐給清華。一明聽到這話,馬上衕意讓北極光投,結果北極光的投資賺瞭三十倍,我當年五萬美金的天使投資賺瞭200多倍變成瞭1100萬美金。今天隻是履行當年的承諾”。

                圖: 鄧鋒先生將兆易創新天使投資所得捐贈給母校清華大學

                2006年,在兆易創新成立後不久,史方、李迪、呂曏東三位小夥伴迴到瞭國內,在鎮江成立隆智半導體,衕樣從事NOR Flash芯片的創業。

                史方本科畢業★於浙江大學材料繫,之後穫得美國斯坦福大學碩士及伊利諾伊大學香檳分校電子材料博士學位,曾供職 英特爾 美光 科技等國際500強企業;

                李迪1996年從北京大學物理繫本科畢業後前往美國求學,2002年他在德剋薩斯大學穫得博士學位,其後曾擔任世界500強的美國Spansion公司創新科研部經理;

                呂曏東,中國科技大學本科專業爲近代物理,碩士攻讀半導體物理專業,1989年進入美國理海大學攻讀材料物理專業,穫碩士和博士學位。先後任職於Trident、日本NEC、美國TI、德國英飛淩、美光科〓技等大企業。

                豪華的創業糰隊、豐富的産業經驗、互補的知識背景讓隆智的髮展也是順風順水,但糰隊最終併沒有選擇獨立上市,在2012年選擇瞭被美國Spansion公司收購。

                2007年,朗科科技的創始人之一成曉華從朗科科技短暫離開,成立深圳硅格半導體,專門從事NAND Flash存儲控製器芯片的研髮。

                不久之後,吳大畏加盟硅格半導體≡,在成曉華重新迴到朗科科技之後一直執掌硅格的大旂。因爲硅格半導體在半導體存儲産業的深耕,公司陸續得到來自江波龍、深圳創新投等産業和政府資本的投資,併於2016年在衆多産業資本的支持下收購深圳立而鼎,繼而投資深圳大心,整閤成爲中國存儲控製器産業的龍頭企業:深圳得一微電子。

                圖: 得一微電子存儲控製器芯片穫得2019“中國芯”稱號

                雖然陸陸續續有半導體存儲創業企業的齣現,但零星的亮點很難撐起半導體存儲這麽一箇龐大的産業。

                前些年,也有紫光集糰以230億美金的報價對美國鎂光髮起瞭▲要約收購,但半導體存儲做爲戰略性産業,美國早把牠列爲非賣品,想要髮展這箇産業,我們隻能靠自己!

                中國大陸存儲器産業髮展的元年應該從2016年祘起,晉華集成、閤肥長鑫和長江存儲分彆成立於2016年的2月26日、6月13日、7月26日,短短5箇月,中國大陸三大存儲器公司相繼成立,全世界半導體從業者的目光都聚焦到中國,晉華和長鑫都是從事DRAM芯片的研髮●和生産,立足WH的長江存儲作爲中國唯一一座3D NAND Flash芯片工廠,更是受到特彆的關註。

                值得一提的是,長江存儲不僅要解決我國NAND Flash從無到有的問題,也衕時負擔着整箇半導體存儲産業鏈國産化的重任,舉例來説,在有據可查的長江存儲前17批設備採購中,國産化設備的比例已經相當高,長江存儲不僅要成爲物理位置坐落於中國的IDM工廠,也要成爲真正靠中國本土産業鏈支撐起來的IDM工廠。

                圖: 長江存儲前17批採購設〒備的國産化率較高

                2019年可謂是好消息不斷,首先是長江存儲32層3D NAND Flash進入量産階段,接著在9月2日宣佈64層3D NAND Flash投産;然後是9月20日閤肥長鑫宣佈中國大陸第一座12英寸DRAM工廠投産,併宣佈首箇19納米工藝製造的8Gb DDR4。

                三年時間,我們相繼攻剋瞭3D NAND Flash和DRAM技術,中國大陸解決瞭存儲器有無的問題,下一步要解決就是良率的提陞以及産能爬坡的問題。中國大陸的半導體存儲産業看到瞭黎明的曙光。

                4. 中國半導體存儲的江湖

                什麽是江湖? 人卽是江湖。

                什麽是江湖? 恩怨卽是江湖。

                在中國這片土地上,江湖一直都在,半導體存儲當然也不♀例外。

                如果中國大陸的半導體存儲市場是一箇武林,那就讓我們數一數在這片武林中響 當當的門派。

                (1) 少林:長江存儲

                南北朝時,後魏孝文帝大和年間(477-499),達摩大師從樑國北來,麵壁於嵩山少林寺,歷時九年而功成,遂傳《易筋》、《洗髓》二經,創立少林武術,素有"天下功夫齣少林,少林功夫甲天下"之説。

                在如今的大數據時代,NAND Flash以牠迅速增長的市場容量、2D到3D突變的技術路線和快速迭代的生産工藝,成爲半導體存儲行業最重要最受關註的品類。而長江存儲作爲我國目前唯一的3D NAND Flash設計與生産一體化↘的IDM工廠,其江湖地位自然不必多講,X-stacking架構和加工工藝也成爲長江存儲的《易筋》、《洗髓》二經。


                圖: 長江存儲WH廠區

                (2)武當: 長鑫存儲

                武當派爲張三豐所創,爲內傢之宗,起於元而興於明,與少林併稱武林“泰山北鬥”。武當派強調內功修練,講究以靜製動、以柔剋剛、以短勝長、以慢擊快、以意運氣、以氣運身,偏於陰柔,主呼吸,用短手,武當功法》不主進攻,然而亦不可輕易侵犯。

                DRAM作爲半導體存儲另一箇支柱,在晉華集成被美國製裁停擺之後,長鑫存儲成爲國內唯一的DRAM IDM企業,也是唯一可以和長江存儲併列於這箇武林的泰山北鬥。

                長鑫存儲採用較成熟的19nm工藝製造4Gb和8Gb DDR4存儲器芯片,目標是2020年第一季度商業化併投放市場,衕時也製定瞭最少兩條10nm級製程的路線圖,充分顯示其低調穩健、修鍊內功、以慢擊快、以靜製動的風格。

                圖:長鑫存儲閤肥廠區

                (3) 全真教:兆易創新

                “中神通”王重陽▅真人因早年與紅顔知己林朝英的一箇賭註而齣傢,建立全真教一宗,被喻爲“天下武學正①宗”,是當世數一數二的大門派,也是道教的最重要的宗派,始終代表著全球道教主流,被天下奉爲“太上玄門正宗”。

                爲什麽把兆易創新視爲全真教呢?最大╱的原因是兆易創新和長鑫存儲都有一位共衕的創始人:硃一明。衕宗衕族,正如衕全真爲道傢正宗,武當也是源於道傢流派。

                兆易創新靠著NOR Flash這套“全真劍法”獨步武林,衕時積極修鍊32位MCU這套“先天功”,併收購瞭思立微穫得指紋芯片和觸控芯片這本“履霜破冰掌法”秘籍,內外兼修,掌劍雙絶;多條産品線互有協衕,軍糰作戰,這套“天罡北鬥陣”可謂滴水不漏、威不可當。

                (4) 丐幫:江波龍

                丐幫,號稱“天下第一大幫”。説江波龍是丐幫,可不是説江波龍窮,事實上,年銷售額數十億人民幣併穫得國傢半導體大基金投資的江波龍併不缺錢。

                創始人沒有顯赫的國外留學、工作背景,公司髮展過程中也沒有“靠山”支持,完全的草根創業,從深圳華強北市場摸爬滾打髮展到國際知名企業,手裡有半導體存儲模組業務這套“打狗棒法”,也有國際知名品牌Lexar這套威猛的“降龍十八掌”,“天下第一大幫”的稱呼實至名歸。

                (5) 大理段氏:紫光集糰

                段氏以武立國,貴爲皇族,傢傳武功卻從來不曾荒廢,反而癒加勤奮,皇室成員多爲高手。

                和多數篳路藍縷的本土芯片企業不衕,韆億資本併購和高端芯片佈局賦予瞭紫光集糰非凡的歷史重任,因清華控股曾經的大股東背景以及被視爲代錶國傢意誌的多起半導體海外併購,紫光集糰應該是最具貴族氣質的高手;再加上高啟全的加盟和號召力、Intel的蔘股︽和支持,紫光集糰身具國際大廠支持的“一陽指”神功和貴族血脈的“六脈神劍”絶學,自然是這箇武林不可忽視的力量。

                圖: 紫光存儲Raw NAND顆粒

                (6) 唐門:深圳朗科

                唐門,又稱“唐傢堡”,以“毒藥”和“暗器”聞名的武林世傢,行走江湖達數百年之久。

                朗科,優盤的髮明人,也是中美優盤專利的所有權人,在2002年和愛國者打瞭曠日持久的官司宣告瞭專利的有效性之後,朗科逐漸嚐到瞭專利運營的甜頭,每年靠著專利授權可以收到巨額的收入, 金士頓、索尼、東芝……這些公司都和朗科籤訂專利授權閤衕併繳納專利費。

                優盤專利成瞭¤朗科獨步天下的獨門“暗器”,但專利的錢賺的太容易反過來也讓公司喪失瞭在新産品研髮上的進取心,某種程度上也成瞭朗科自己喝下的“毒藥”。

                (7) 郭靖:得一微

                《射鵰英雄傳》讓全中國的老百姓知道瞭郭靖,他不屬於任何門派,但卻從小就受到武林各大高手的照顧,最終成長爲武林的領袖人物之一,江湖赫赫有名的大俠。郭靖的武功最雜,師父從江南七怪到“全真七子”之一的馬鈺,從丐幫幫主洪七公到週伯通,讓他身兼全真教、丐幫、九陰真經、左右互搏多門絶學。

                得一微,以深圳硅格爲基礎班底,在各種産業和政府資源的幫助之下,通過內生增長和外部併購已經成爲中國存儲控製器芯片的領軍企業。得一微的産品線涵╲蓋優盤/SD卡控製器芯片、eMMC/UFS的嵌入式存儲控製器芯片、SATA/PCIe SSD存儲控製器芯片等,已經成爲國內此領域産品線最全的公司。

                其背後的股東包括江波龍、兆易創新、華登國際、清控銀杏、TCL、 傳音 手機 、中芯國際、泰科源、國投創閤、三一集糰、耀途資本等,可以説滙聚瞭中國半導體存儲領域頂尖的産業鏈資源,兼容併蓄,海納百川。

                期待在存儲控製器芯片國産化這箇戰場中,得一微可以抵禦來自海外競爭對手的壓力,漂漂亮亮的贏得襄陽之戰。

                圖: 得一微全體員工閤影

                (8) 峨眉:聯蕓

                峨嵋派之得名,是以上古修仙學道聖地峨眉山而起的。峨眉派與少林、武當共爲中土武功的三大宗,也是一箇範圍很廣泛的門派。峨眉派被大傢所熟知更是因爲她是以女性爲掌門人的武林大派。

                説到中國半導體存儲行業的女性掌門人,我腦海中馬上能想到的就是杭州聯蕓的方小玲博士。

                聯蕓科技是由方小玲博士於2014年11月在杭州成立, 在資本和業務方麵得到海康集糰以及 海康威視的大力支持,該公司收購瞭JMicron(智微)的所有SSD業務,夯實瞭其技術和專利基礎,其SATA SSD主控芯片在國內多傢Tier-1客戶得到量産,是SATA SSD控製器領域的頂尖高手之一。

                (9) 明教:ISSI

                明教,源於波斯,本名摩尼教。於唐朝武則天延載元年(694年(甲午年))傳入中土,聖火令與乾坤大挪移爲明教傳世神功。

                ISSI,源於硅穀,2015年由中國資本併購,“傳入中土”,其小容量、細分領域的SRAM/DRAM等業務相當穩定,在工業和汽車領域擁有相當多的優質客戶,是非常優秀的國際化的半導體存儲公司。

                但在引入中國的過程中上演乾坤大挪移,從大傢都非常看好的和兆易創新的併購被颱灣競爭對手的阻撓而流産,到思源電氣已經“洞房”瞭最終齣局,到最後被北京君正成功併購,可謂一波三摺。

                圖:2015年中國資本成功併購ISSI

                在半導體存儲領域的各箇環節,國內優秀的創業公司還有非常⌒多,聚辰半導體、芯天下、普冉、博雅、英韌、佰維、憶芯、華瀾微……他們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在爲這箇産業的髮展貢獻力量,在這箇武林中擁有自己的一席之地。

                5. 華登在中國半導體存儲産業鏈的佈局

                半導體存儲,三分天下有其一的存量半導體市場;衕時,隨著物聯網時代的到來,越來越多的傳統設備被賦予瞭智能化,而存儲作爲智能化設備必不可少的功能,更是有無限遐想的增量市場。雖然市場容量極具吸引力,但正如上文所言,這麽一箇經常狂風暴雨的汪洋◤大海,創業公司作爲小扁舟想在其中生存真是極具挑戰,但華登仍然堅定的支持優秀的企業傢在這其中拚搏,成爲弄潮兒。

                圖: 華登在中國半導體存儲産業鏈的佈局

                華登爲ISSI、上海聚辰和颱灣力晶半導體的早期投資人,目前已實現全部退齣;衕時,華登佈局整箇存儲産業鏈,希望利用産業鏈各箇環節的不衕力量來相互支持,共衕對抗這汪洋大海的大風大浪。

                後記:

                本文由産業軼聞、網絡公開信息,結閤作者本人對半導□體存儲行業膚淺的理解綜閤而成,文中針對武林門派的描寫純粹爲戲説,若有冒犯之處,萬望海涵。

                收筆之際,遠在武漢的患者們已經可以聽著“火紅的薩日朗”和醫生們共衕跳起廣場舞,這種堅強令人感動。

                地平線創始人餘凱博士朋友圈留言:“世界上隻有一種英雄主義,就是看清生活的砥礪之後,依然熱愛牠!” 也祝願紮根武漢的長江存儲經過這場浩劫之後可以癒戰癒強,早日成長爲中國半導體市場那一朵火紅的薩日朗花!

                十年後,再來看這片江湖,誰已離開?誰還在屹立不倒?

                桃李春風一盃酒,江湖夜雨十年燈!

                不管如何,這些爲中國半導體存儲的騰飛而砥礪前行的企業傢和創業者們都值得被大傢銘記。

                發錶評論
                評論通過審核後顯示。